當前位置:綜合資訊 > 正文

《會飛的葡萄》導演江漢獲東京國際電影節最佳新銳導演獎

http://www.5hu9yhn8.icu 中華娛樂網 2019-11-12

在東京·光榮綻放

東京國際電影節(簡稱TIFF)是國際電影制片人協會承認的A類競賽型國際電影節活動,與戛納國際電影節、柏林國際電影節等著名電影節齊名,也是亞洲最大的電影交流賽事。自1985年第一屆至今,TIFF通過邀請全球電影屆權威人士,從創作、專業、市場等多角度選拔優秀國際電影及電影人,促進世界電影發展和交流。很多國際知名導演的作品,如中國導演陳凱歌的《霸王別姬》、以色列導演尼爾.伯格曼的《折翼》等均曾通過此賽事的評選聞名世界。

第32屆東京國際電影節于2019年10月28日在日本東京隆重開幕,由江漢導演創作、執導的中國電影《會飛的葡萄》榮獲此次電影節新銳電影單元的最佳新銳導演獎。新銳電影單元旨在挖掘全球各國有才華、有實力的新電影人,為其插上夢想的翅膀,搭建國際舞臺展示作品。江漢導演攜同編劇崔璦巍受邀參加了新銳電影單元的頒獎典禮。在頒獎典禮上,江漢導演發表獲獎感言,希望更多多元化的中國電影走向世界,更多的中國·電影人能像他一樣走出國門,邁向世界舞臺。

(江漢導演榮獲最佳新銳導演獎)

為電影·不忘初心

影片《會飛的葡萄》通過11歲的男孩阿曼單純的視角,講述了一個敢于追求足球夢想,永不放棄的故事,詮釋了人性中對于夢想的追求其實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本能,這種本能也是人類締造奇跡、改變命運的光輝所在。談及該影片的創作初衷,江漢導演講述了自己從母校北京電影學院畢業以后,雖然從事廣告導演工作多年,也獲過不少國際廣告獎項,但內心一直葆有著拍攝優秀大電影的夙愿。

直到2017年初一個契機出現,江漢導演去西北采風,壯美無限的人文景觀和自然風光在視覺文化層面上的震撼讓他印象深刻。江漢導演回憶,“我們經常能看到一群孩子在街頭巷尾踢球,開始沒太注意,后來幾乎所到之處都能看到,我和編劇璦巍同踢球的孩子們聊,看著孩子們的張張笑臉和對足球及夢想的渴望,讓我們為之動容,因為熾熱的夢想某種程度上可以決定你的職業生涯。孩子們的精神鼓舞了同樣懷揣電影夢的劇組,所以劇組決定一定要拍一部關于足球和夢想的電影,鼓舞更多的人走出心中的桎梏,實現夢想。”

(導演江漢和編劇崔璦巍在電影節現場)

為夢想·迎難而上

操作這樣一個電影題材,困難非常之大。 偏遠大西北,晝夜溫差極大等客觀因素,會帶來很大的挑戰。完全不同的風俗習慣、創作環境,必然需要真正融入當地的人文環境,挖掘其中與眾不同,富有表現力的人物和生活細節,才能創作出好的電影作品。尤其在當今以回報率至上的電影界,這種非以各種商業元素疊加的作品,注定投資會困難重重。

“操作難度大才是電影嘛,從劇本的打磨到拍攝再到后期剪輯及音樂創作等,如果各項環節都很容易,那一定不是一部好影片。至于回報率,曾經有過兩個合作伙伴,因為種種原因都沒有參與,可能是感覺沒有太多商業價值吧。后來我們幾個主創決定自己投資,無論如何都要拍,因為大家都喜歡這個題材,人心所向,所以我們就沒考慮過什么回報”,江漢導演直言“僅憑對夢想的激情是不夠的,在創作和專業上,我們是有備而為,多年的磨礪和積累,讓我們無所畏懼,勇往直前!在前期,我們的劇本創作是通過采風、選景、人文調研,將所見所聞都整理出來作為創作源泉。更是深入到新疆孩子們的生活當中去,與他們吃在一起,玩在一起。這樣的深入了解,才能使劇本中的每個人物,每個場景,立體起來,讓人感覺到他們的血肉的真實,觸及他們靈魂。其實,很多電影,你會發現,它只是一個故事,但是故事里面要么沒有人物,要么就是故事里的人物離我們很遠,無法與之共情。原因很簡單,問題是出在劇本創作這一塊。打動不了自己的,永遠也打動不了別人。哪怕是一個富有創意的故事”。

“痛并快樂著,累并欣慰著,我們完成的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毫不夸張的說,在中國也就我們這樣的一腔熱血還鉆牛角尖的團隊能敢想、敢拍,而且還能很好的拍完。我們是五月采完風回京創作,七月去復景、定景,八月美術組進駐置景,十月初開機,你知道十月的新疆很多地方已經下雪,我們主場景定在吐魯番葡萄溝,天道酬勤,吐魯番天氣非常好,我們夏天選的景,但大自然賞賜了我們一個金色的季節,當然中間也有很多突發事情,比如,定好的景人家搬家了,做好的布置人家裝修了,選好的河水干了,選好的足球操場翻修在建,選好的學校也已經換校址了,在烏魯木齊定好的小演員及教練在開機前一天不演了,這些突發導致我們近五個月的工作付之東流。制片主任王志虢急的直跺腳。我們主創就身兼多職,把問題一一解決,現在回想起來都還心有余悸。再有就是溝通的問題,我們要求所有演職員必須會普通話,這是為了響應國家推廣普通話教育,只有這樣才能讓更多的孩子實現夢想,這才是他們的未來。電影對于演員來講臺詞很重要,何況都是非專業演員,我們《會飛的葡萄》里面沒有專業演員,孩子、教練、家長基本都是真實的,這個創作難度之大可想而知”。

(電影海報)

向未來·逐夢飛翔

無疑,江漢導演帶領團隊完成了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大家不禁要問,他是如何讓非專業演員完成專業的電影拍攝,又是如何讓每個角色在影片中呈現的如此真實豐富的?在創作階段,江漢導演為《會飛的葡萄》手繪了近一千多張分鏡頭小稿,其上涉及每一個鏡頭,包括空鏡在內。在拍攝過程中,他又親自一遍又一遍的不厭其煩的指導演員臺詞,同時還要兼顧走位、動作、情緒、鏡頭位置、構圖等的把控及落實。“所有演職員都很敬業,孩子們每天都要拍到深夜,各個精神飽滿,歡笑聲不絕于耳。群眾演員也很努力的排練,我們每天都要和孩子們吃住在一起,力求對孩子們精準塑造,同時將大美新疆如詩如畫的呈現出來”,談及孩子們和創作過程,江漢導演眼中總會熠熠生輝,充滿熱情。

對于電影《會飛的葡萄》的未來呈現方式,江漢導演強調,“我們計劃盡可能多的參加國內外各大電影節,讓更多的人知道《會飛的葡萄》,知道在票房為王的時代,還有一群向我們這樣的人拍攝這類電影。同時也在申請一些電影扶持資金,如果進展順利,我們將定檔2020暑期,讓全國的小朋友們一起去感受團結、拼搏、包容的足球精神,去感受夢想的力量!”。

電影《會飛的葡萄》僅僅只是開始,新銳導演江漢必將會為中國電影注入新生代的創作力量。他與伙伴璦巍共同創作的喜劇電影已經在籌拍過程中,在劇本階段已經收獲諸多贊譽。讓我們期待他們能創作出更多優秀的電影作品,同時祝愿有更多的中國電影人沖出亞洲,走向世界,引導世界電影的未來。 ( 崔江)

(電影節現場)

聲明:中華娛樂網刊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版權歸作者所有,更多同類文章敬請瀏覽:綜合資訊

《會飛的葡萄》導演江漢獲東京國際電影節最佳新銳導演獎
牛牛看4张牌抢庄技巧